第A01版:要闻
 第A02版:要闻
 第A03版:北极光
 第A04版:公益广告
我们走在大路上
扶贫轶事
辉煌四十载
远去的票证
家乡的蓝莓
城乡厕所“变形记”
雪趣(摄影)
故乡星空下(摄影)
  第A03版:北极光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 
版面导航

第A01版
要闻

第A02版
要闻

第A03版
北极光
 
标题导航
大兴安岭日报 | 版面导航 | 目录导航
2019年1月11日 星期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城乡厕所“变形记”
□陈亮

    厕所,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一座城市的形象与内涵。厕所本身,也由此超越了拉撒的本来含义,而俨然成为文明和谐富有的标志。

    我不禁想起以前厕所的那些过往。乡下农村就不用说了,一个茅房就是厕所的代名词。我们原来的茅房就是与猪圈相搭配,猪圈之间,蹲下去或站着,也不怕走光,最好还有一方寸的拉帘,方便实用但也让人害怕不小心脚踩滑,落入粪坑,令人解手之后还心有余悸。不过这样的几率几乎为零。这或许都是“习惯成自然”!但这可以废物回收,农家烧沼气使然。而住在城市里,茅房早已被“厕所”取代。蹲的坐的都有,条条大路通“伦敦(轮蹲)”!

    再晒晒城里的厕所。以前厕所在我市是五十米难觅一座。且多半都是简陋的收费厕所。有一次我到城里去拿书。突然内急,在文化馆附近,左找右找,都难觅踪迹。最后终于在妻子的帮助下,才九转百肠找到一家公共厕所,就藏在卖衣服的摊主一隅。终于可以一泄其愤(粪),我弯都不转,直接往男厕奔去。没想,出来后,摊上(小)事儿了——一老者喊住了我,“喂,给钱!”“多少?不是免费吗?”“免费?真是怪事!”我想他下句该是“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”。但他没有,而是单刀直入,“一元!”我解释道,“怎么是一元呢?我记得以前是五毛?”“看你那猴急的样子?不是大便吗?原来是五角没错,现在涨价了!”语气不容置疑!我只有摸出一块一元硬币,虽心有不甘但也不无嘲讽地放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其实诸如这样的事,在中国遍地都是。因为上厕所被宰的笑话段子俯首皆是。他们要么是坐地起价,要么是抓住如厕人焦急的心理,要么是侥幸心理,总之,如同那句“要在门前过,丢下买路钱”!这样的是非曲直尴尬无奈也油然而生,顺理成章成为厕所毒瘤。

    现在多半是免费厕所,我们上厕所,再也不用看他们的脸色和面子,抑或为了区区一元五毛的,而与他们产生不必要的纠纷。

    而现在,厕所不叫厕所,而称之为“公共卫生间”。显得干净卫生且文绉绉的。譬如春华广场的这间“公共卫生间”的诞生,我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见证者。

    公厕就是在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”的时候强行拆除的。我们都遐想着会有怎样的一间卫生间等着我们呢?是否需要收费?抑或打卡之类的变相收费?有管理员吗?

    一个月后,卫生间呈现雏形。原来与广告中说的一样,要建一座五星级的豪华公厕。雏形是一座圆形欧式建筑,周遭是花草树木。

    这不是要过年了吗?他们还是这么稳扎稳打、一丝不苟、撸起袖子加油干。我既替他们着急,更替卫生间的诞生着急。这襁褓中的公厕,最终会是什么模样呢?

    现在习大大提出了“厕所革命”,原来不明就里,现在我明白了——“厕所革命”是指对发展中国家的厕所进行改造的一项举措,最早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,厕所是衡量文明的重要标志,改善厕所卫生状况直接关系到这些国家人民的健康和环境状况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,说干就干,说完工就完工。终于在过年前几天,一座欧式公厕,不,说时髦点叫“公共卫生间”,拔地而起,大功告成。圆形周边是绿意盎然的花草,既是美化卫生间,亦可避免毒日的暴晒。里面设有家庭卫生间、工具间、管理间,有便后洗手的“高大上”,也有免费纸巾的人性化。堪称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。当然,卫生间四周都洋溢着新年的欢笑声——人们这里走过,可以看见各种盆景植物,徜徉其中,诗情画意荡漾心间。而且24小时对外开放,不仅人人免费,管理员还会以微笑面对。

    我沐浴在春日的阳光中,见证了一座城中“公共卫生间”的诞生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网站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申请链接
  大兴安岭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
(代号13-30)国内统一刊号CN23-0007
推荐使用屏幕分辨率为1024*768像素 合作伙伴:方正爱读爱看网